一个到处留情的路人粉

吃面(1)

中华小当家版茶蛋


离放学还有两小时,正处在个子疯长的年纪的吴世勋,肚子又饿了。

铃一打响他就冲出校门,外卖已经用手机点好,根据过去的经验,等他到达灿烈哥的面馆,刚好送到,一分不早一分不晚,精确而完美。不出所料,他后脚刚进了CY面馆的门,“炸酱面到了~”的声音就从后面飘过来,迎面正对上他灿烈哥无奈的眼神,吴世勋也不客气,说声“辛苦了”,接过炸酱面和腌萝卜就一屁股坐在正对电扇的位置,快坏的电扇嗡嗡作响,但是还是听得到转身离去的外卖小哥嘟囔着“这家迟早要黄吧”。

朴灿烈气结,长胳膊一伸关掉了吴世勋面前的风扇:“蹭地方也就算了,还蹭我的电费?”

“谁叫灿烈哥煮的面难吃。”吴世勋头也不抬,嘴...

快捷键(十七)

而朴灿烈不知道的是,他梦里出现的暻秀也梦到了自己。


猛然醒来的时候,美梦正入佳境,都暻秀久违地平躺在自家的床上,望着天花板,然而下身冰凉黏糊的触感让他得以回忆昨夜的梦境里发生了什么。

朴灿烈吻他,吻到他浑身从发麻到酸软,最后不知是不得不投降还是从一开始他就未设心防,他在他又爱又恨日思夜想的人怀里攀上了顶峰,好事就此嘎然而止,而他不得不睁眼面对一个人的房间和被自己弄得一团糟的床单。

都暻秀拿枕头捂住了脸。他讨厌这样的自己,但是无力阻止。他无法学习无法上课,连跟人讲话对面人的面孔都会恍惚间变成朴灿烈英气中带着几分稚气的娃娃脸蛋,好几次他不得不停下交谈,人家诧异地问他,他都无法醒来。

一...

快捷键(十六)

再拖又要成坑了,,,唯一心愿就是写完

总之先发一小段


“你谁啊?”

朴灿烈做了个梦,正梦到和都暻秀一起愉快玩耍的情节就被duangduang砸门的声音闹醒了,坐起来懵了半晌后,砸门声还没停,他摔了枕头就冲下去,发现门口站的是个陌生人,而且还是个挺帅的陌生人,应该来说,除了身高比他矮那么一丢丢外,看起来没有哪一点输给他朴灿烈。警铃立刻大作,朴灿烈粗钝只会来直觉的神经告诉他,这人跟都暻秀有关。

来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就是朴灿烈?”

“哈,我就是,咋的?”朴灿烈抄起了手抱在胸前,浑然忘记了他自己在边伯贤这里也只是个打工仔。

“你把暻秀哥怎么了?”

朴灿烈危险地眯起了双眼:“暻秀...

下一篇写 农民暻秀和镇政府公务员灿烈

1、暻秀每天傍晚开拖拉机到村口捡灿烈回家

2、村会所集会的时候,都暻秀带头反对镇政府的土地改造计划,朴灿烈很是为难

看了认哥真是服了秀根叔的脑洞了

不过目前只想到这点点。

快捷键(十五)

最有趣是人,最无聊是人。最温柔是人,最可怕也是人。

朴灿烈诚然是有趣的,对亲友、陌生人而言都是,毋庸置疑。曾经他觉得他也是温柔的,只不过到了现在,这温柔要加上一个前提对象。

很遗憾,这个前提对象不大可能是自己了。过去的温柔变成了双刃剑,掉头刺向了自己。

天开始黑了,都暻秀把自己家留在身后,在街上走着,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车站和热闹的人群都早已走过,他索性决定走回学校去。

毕竟除了校园,他那远不如朴灿烈多姿多彩的、乏善可陈的人生经历让他也没有什么其他可去的地方。

朴灿烈多好啊,他年轻的生命里得有多少故事呢?

而他只有故纸堆。

周遭完全暗沉了下来,所经过的地带不凑巧没有什么路灯,他就这...

© 日海月影 | Powered by LOFTER